我是你的和尚叔叔啊

冷cp爱好者_(:_」∠)_不冷也是逆的真是够了。。。

这是一个必须要看简介的视频……背景:伊森和伊尔莎是alpha,小参谋是omgea一年前,伊森小组执行任务,遇到伊尔莎目标一致,随后两人一起撤离,首次接触对方有了信任。参谋内心是翻江倒海的。随后伊尔莎会和IMF就某些行动共事,有一次小参谋发情期到了,伊森打电话过去,结果小参谋没接。在局长的透露下,他得知当晚是伊尔莎和小参谋在一起。之后一段时间,伊森和参谋没有私人接触。伊森私下里调查伊尔莎,同时局里要求他找伊尔莎完成一个任务,他和班吉就去找了伊尔莎,同时局长禁止参谋参与此次行动……总之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了。=。= 伊尔莎后来又过来争取过啦,才有了片头一段XDDDD

PS:剧情有点走歪了(你也知道啊!)但是姐姐真的很帅啊!!

技术不要奢求,画面仅供脑补……谢谢观赏

百度云链接:http://pan.baidu.com/s/1eRAXw4M 密码:x2p1

。。。人生感悟。。。。哎

自制 假定——与之前2的型号有联系(其实也无所谓我自己其实也没看懂(信不))就是讲终结者(们)与约翰康纳一家门的悲欢离合,有回忆也有不是回忆,有纯粹卖帅卖老也有凑剧情也有苏。其实我很喜欢5的情怀(黑化John强势出境,便当镜头略多,偏苏5里的莎拉一点,其实在过了那么多遍2,我2里最喜欢的就是约翰妈(跪地)可惜单手开枪镜头没能插进来)突然很想在忙吐血的1月做终结者于是就干了起来。依旧渣画质别有太多期望= =盆栽歌很好听求关注他= =


留个档。。。

自制 下面歌词上面我注释(不)这是八卦众和守不了口风的恋爱中人和神域fff团的故事(字体有点花看不懂就意会好啦2333333打字好烦的)(今年份任务完成明年见)


这个……送给一橙子和JR同好们

另外……对于怎么歪成铁罐血泪史(不)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链接:http://pan.baidu.com/s/1bnz9yB9 密码:cq0y

一篇没正文的番外(天将au)

AU,有今生没前世的和电影没关系了_(:_」∠)_

驱魔师和道士设定(当然本文里没出现啥和设定有关的东西)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不能吃别问我它在哪里_(:_」∠)_)


卢魁斯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半夜一点了。虽然恶补大部头的中州小说很是过瘾,但几个小时连续在昏黄的床头阅读灯下看书,也是有些受不了。


他轻轻拐进另一个卧室,替普利斯重新掖好被角——这深夜的温度可是微凉,小孩子早把薄被揉成了个球踢在了脚边,呼呼大睡。

但是一切安好。

他嘴角微弯,重新关上了房门。


有事的是另外个大孩子。卢魁斯正准备重新检查他们卧室没锁住的窗户有没有进水。有鉴于今天是台风暴雨天,而霍安每每喜欢从窗户进来……

当他看见湿哒哒的霍安正在锁窗户时,他察觉到自己的怒气值正在上升中。

“你回来了。”卢魁斯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太过僵硬。窗台地板的水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可喜的漫了开来,他的眼睛从下到上扫过霍安的一身狼狈。


霍安被这番打量,有些不知所措地揪了揪自己滴水的小辫子,拧下一把水来,露出笑容,讨好的说:“这么晚还没睡啊。”他指了指浴室,“我先去洗澡,然后……”他两只手无措的比划了一下,默默傻笑着卸下小背包和背上的剑放在地板上。虽然这搁东西的地方也不对,却是每次霍安示弱讨饶的方式。


卢魁斯心下一软,点了点头,“我帮你拿衣服,你去吧。”如获大赦的霍安飞也似的冲进浴室,路过他的时候轻轻说了句“对不起。”这让卢魁斯一下子心情好了起来,整理起弄脏的地板也变得容易。他拿起早就准备了的衣物进浴室时,霍安刚好洗完擦身。面对一脸促狭的卢魁斯,霍安的薄脸皮又发作了,接过衣服就把人推了出去。


当霍安用毛巾捏着头发走进卧室关了门,他看见卢魁斯毫无睡意,一脸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床头,知道又要开始例行解释了。


“我去抓鬼了。”他说了个名词,卢魁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卢魁斯对中国的妖怪体系不熟悉,外来的和尚不好念经,虽然霍安常常和他解释,但实际上复杂的汉字听上去哪怕和叉烧一个读音,也会是不一样的东西。管他呢,听不懂。那就点头呗。


“总之这个天气会变好,它逃走了。”霍安又解释了几句,泄了气似得垂下肩膀。卢魁斯看上去依旧有些生气。好吧,自己的错,谁叫这地方妖物多呢,还老是出幺蛾子,总是来不及说就得走了。遇到深夜,又不好意思按门铃,他就常常爬4楼的窗户回家。苦啊。


“过来。”卢魁斯起身站在床边的椅子旁,插上吹风机的电。霍安忸怩的走了过去贴着边儿坐着。卢魁斯极其专业的开始帮青年吹头发。


霍安一边揉着毛巾继续吸干发梢的水,一边盯着对面墙边衣柜呐呐地说:“下次不敢啦。我一定会留字条啦。不然我洗一个月的碗?不行,估计到时候要买碗了。”等等的保证还有对不知什么生物的咒骂。其实噪音太大,卢魁斯压根没听清几句,但是自家道士也就那么多的滑头。他早就知道。


不知什么时候噪音消失了,因为头发变得干燥温暖,身边又是熟悉的人,身体和精神处于放松的霍安很快陷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在他进入深眠前依稀仿佛听到了一句温柔地“回家就好。”


霍安连怎么上床的都不知道。管他呢。有卢魁斯在就好啦。

END


听说台风会擦边而过于是写的au_(:_」∠)_


。。。。。。迟早有一天,钥匙重死我


战死

手起刀落,在沙土上画出红色的弧。

剑从这个叫殷破的人身上拔出,一国之主提比斯漫不经心的舔去了左手心的血。把这个殷破的掷剑抓住时,他到底还是被划出了伤痕。可是这伤痕的细微刺痛和轻微的流血量却并不让他痛苦,反而让他兴奋。

他好久、没有这么、畅快了。他甚至都没有叫人来包扎,手心的黏腻触感让他心中躁动不已,他渴望这个。

这里才是他该来的地方。杀戮才是他该做的事。只有战争,能够释放他心中的野兽,成就他的事业。

十万大军,丝绸之路,挥师中原,一切皆在掌握。

他是英雄,当之无愧的英雄。他靠着自己,走到了这里。

提比斯心中充满了名叫胜利的喜悦。一个即将到来的胜利。

 

但古城囚牢那里出事了,他第一反应是霍安。

回到行军王座上,他眯着眼看着前方。霍安。卢魁斯。卢魁斯。霍安。

 

提比斯的夺位并着扩张领土的计谋里,没有留过霍安的表演位置。

在他的棋盘上,最令他心痛不已的是被自己毒瞎的弟弟普利斯。最让他爱憎不定的是黑鹰军团将军卢魁斯。

 

噢卢魁斯。我的卢魁斯。他阴郁的想起在囚牢里,卢魁斯听到他的弟弟死讯时候流下的泪水。以前他就不曾真正得到这个将军的心,这次他再次屈身招募,仍然……大失所望。

远在他年少之时,便曾听过其渐露的声名,直到他认为他应该继承帝国之时,卢魁斯的名字已经代表了第一勇士。预备继承者提比斯渴望这个人归顺于己。他对这个人渴望从一开始的利用……化作了执念。

以前曾有过美好。但最后的印象只有怒吼和挥剑相向。

眼前应该丧失斗志的卢魁斯仍然不肯屈服。只是积蓄着力量,怒视着他。

告诉你一个秘密。最近,我照镜子的时候,看见的都是你。他不知道自己略带着情色意味的话语竟会激起卢魁斯激烈的反抗。

——喔噢。

——他还记得。

——他还记得我对他做过什么。

——并且不肯原谅。不会忘记。

——他到最后选择的仍不是我。

——为什么不是我!

 

——得不到的,我便不留。我要一点、一点的毁掉。

提比斯心魔渐生。他作为长子,自认身怀能力,却得不到所有人的心。这是他父亲下在他身上的毒,是个诅咒。

——我只能靠自己向前走。不能回头。

他刺瞎了卢魁斯的双眼,对方的痛呼唤回了他一点点理智。

——这个男人我并无杀害之意。我只想要他留下,留在我身边做我的将军。

——晚了。他已经是个废人。死神将至。

提比斯沉默良久收回了剑。眼前的人变得生机微弱,鲜血涌出眼睛下方已经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他已经不再是昔日的第一勇士了。一言不发的提比斯扯下了卢魁斯的发带走向大门。

 

这是神的意思么?当他回到王座,却发现手中的发带不知去向。

——我无法留下他的任何东西。

提比斯心里突然无比懊丧。

 

 

霍安是个变数。原本报告中老实人,没有办法利用的对象,成了这次他最大的意外。

——这个人和卢魁斯关系不浅。

——卢魁斯信任他。

——我可以利用他来实行计划。抓住我的好弟弟,还有卢魁斯。

——对了,霍安抓活的。我倒要看看,他凭什么……

——看着就是一个没用的人。卢魁斯太没眼光了。

 

简直可笑。那个霍安居然真的能带着人冲出了牢房,造成了混乱。提比斯从没想过他的计划里会出现个意外。

——这个人居然有些手段和小聪明。

——但我是不会输的。这些小骚乱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有此等的反抗!

 

提比斯带来的军队遭受了巨创。丝绸之路上的国家都站起来反抗,这是那个霍安捣的鬼吧?不可饶恕。他怒火中烧,手心的伤口因剧烈的动作而再次裂开。隐隐的痛楚刺激着他。

——在解决了这群人之后,我要杀了他。

 

 

安息国国主居然也来了。带来了与他父亲的协议书,口口声声的征讨让提比斯陷入了尴尬境地。

——他们妄想用道义逼我退兵。

但他是帝国的最高将军,他仍然拒绝退兵。他流血的手握住老师的手腕,另一只手毫不迟疑的将匕首送入他的身体里。尸体慢慢滑下。

——我毫无畏惧。我走到了这里,就绝不会回头。

 

但当提比斯看到霍安在逆光中向他走来的时候,他想着——神的旨意。

他戴着他亲手扯下来的,卢魁斯的发带。

 

一瞬间,这让提比斯只想着前进的心萌生了退意。

当他寻找借口拒绝的时候,才被告知这个小个子中国人,居然被他的弟弟认了罗马勇士,受封了职位。

我要替卢魁斯报仇。霍安坚定的道。

——这个人伤痕累累。却敢来送死。

我会给你一个罗马制葬礼。他笑了。或许神是来给他和卢魁斯一个结局。借了霍安的手,安排了他们两人的结局。

 

但是为什么会是这样?表演结束,他理应能砍下霍安的脑袋。将多少年来的故事画上休止符。

他的脖子被划开了口子。当他无措的求助时,只有摇头和垂下的眼睛。没有人站上前来为他求情。对了,唯一一个刚刚被自己杀死了。

——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失望?我哪里做的不对么?没有人为我流泪。

他想起卢魁斯的泪水。无比的嫉妒自己的弟弟。

——我是个英雄。虽然你们极力否认。

提比斯擒住霍安,拔出了霍安身上的剑,刺在自己胸口。

——我会像一个英雄一样死去。

——但我怀念我的故乡。

他眼角划过一滴泪水,未及到沙地上,就已蒸干。

 



我写的是他一个人的内心ooc(过去联想式nc17出没= =)

觉得这么高冷的人,内心戏可以写蛮多。原谅我笔残,这是我看完之后的最后一点想法。


夜思

夜阶凉如冰。霍安倚在一角,一口一口的喝着酒。距离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过去了经年,当他捧了坛酒一个人静静离开后,没有人会去找他。他想一个人呆着。
冷月有时候会从部落来,通常她会咬咬牙,找别人聊天喝酒,极个别的时候她与霍安分坐一角,各自想着心事。
很多时候,霍安都觉得自己太幸运。无论是与罗马帝国国王的战斗,还是事后恢复快速的伤口,还是接下来的授爵。他经历了很多,回报也丰厚。
但是他失去了什么?秀清。都护府的兄弟们。还有沙漠里无数部族朋友的生命,当然,还有罗马朋友的。
虽然他们是劫数,但霍安并不认为若重新来过,他会推开那双手,放任他们在沙漠里死亡。他一定会微笑着再一次迎接他们。

有些人,哪怕明天就会说再见,还是值得成为朋友的。

当他看到小王子端举着佩剑的时候,他是犹豫的。这种姿势和形势,不会有其他理由。一仆不侍二主,这事情被捅到朝廷去,杀得了三族。霍安迟疑了。但是看到小王子开心的笑颜,卢魁斯的信任的眼神,他不由得心软了起来。 他没有亲人了,秀清他或许能勉力护的周全。 一切不会更糟。最主要,他和他们真正成为了自己人。他在他们期许的目光中接受了佩剑。也正是这样,他才最终有了身份,理由和机会替他们报了仇。


死人的东西是不祥的。帝国之主提比斯啐道。他嫌弃霍安带着的护额,轻易的将它扯断。他的剑法犀利,气势强健,身后万人雄师。近观霍安呢?数处受伤,剑法凌乱,渐渐落于下风。无数人看着他,为他鼓劲。可是他毕竟一个人面对这个疯魔的帝王。 
报仇。revenge。私下里剖开他自己当时的想法,他内心只有这两个字。报仇。所以他能杀得了极盛的提比斯。这两个字给他的力量当时胜过了维护丝路和平的信仰。 
报仇。为了卢魁斯报仇。 

大家都肯定知道。


他却无人能细说。怎么能细说。 
两人由拔刀相识,再到月下相见,已经卸下了戒备。虽然背景语言不同,处境却是相似。故乡,再也回不去了。十几天的造城,让他们同时造了个梦,一同抚育了个孩子,叫做和平的表象。短暂又美好。 
可是风雨总是伴随着权利争斗。尾随他们而来的是那个背信弃义的一国之主提比斯。他们再见已是在囚牢之中。双目失明浑身是血的卢魁斯问:是你吗?霍安? 
霍安泪水已经决堤,理智也轻易的飞走。

霍安看着身旁的弩,坚定地将箭搭在弦上。要让他解脱。

不期然, 卢魁斯在火焰里说:霍安,送我回家。 

好的。但这并不是我全然的愿望。霍安箭头对准了卢魁斯。

我们还会再见的。他笑着说。

而卢魁斯没有回应。
一箭穿喉。

我们还会再见的。 彼时霍安是如此坚定的相信这件事。

中国人,今生无望,便许来生。缘分天定,后世来为。霍安后来才知道,罗马人,英雄成为英灵,魂魄徜徉极乐净土,是再也见不到了。


哪怕有些小心思,想着再见的时候能不能够实现,只怕,也是不可能了。 
有些心事只能自己说予自己听。外人不足道也。更何况是那些蛰伏在心底暗暗发酵的期许?心魔既生,就无边的生长。 

每逢依阶而卧的夜里,他总是期望卢魁斯能真的踏梦而来,或狎昵一夜,或长榻对饮,都可以。他渴望梦能带给他对方长袍的真实质感,对方卷曲黑发的绕指触感。但是没喝醉的他,只能看着戚戚孤月,在高冷沙漠上撒下的银灰。喝醉了的他,什么都没有梦到过。看不到想象中的景色,想象中的人。其他的日子,或者一夜无梦,或者满目疮痍。


活着就像一种惩罚,看不见,拥抱不了,无法倾诉。 
英雄总有末路。像他这样伤痕累累的人,早就将脚踏进了棺材。一切来的很快,伤痛消失之后就是长眠。 
霍安知道他生的责任已经履行完,没有必要继续残喘。他已经实现了与对方的约定。重建,守护。 
冷月和一众兄弟不知道霍安为什么那么平静的投入死亡。他们不知道这样他或许能看到倚栏而立冲着他看的卢魁斯,或许能看到那个玄黑披风神采飞扬的卢魁斯。或许能和卢魁斯拥抱着并说一句,我们真的再见了。 
解脱。  



二刷观后感。什么cp和内容都吃只求太太们大腿伸过来TAT

三刷发现关键剧情记错了(当时心里就跪给自己看了。所以我改了下希望前面的小伙伴没人注意=l=....剧情党强迫症)

= =请原谅我的渣技术(和渣脑洞)

 然后故事is : 两个人以前认识后来分开了但是互相会关注一下对方的行踪,然后直到纽约大战遇到了,勾起了点什么于是在克林特崩溃的时候打电话给了钢铁侠然后飞奔过去(复合)的故事。(两段回忆么看看就好了)

 假如没连上故事线也可以视作:我们要无缘无故的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这样我才能嫁给你————这样 

片子起萌点是:脱掉高跟鞋——于是我做了这个(我是真爱粉-3-)

虽然后面故事和我脑补的完全不一样……(只有高跟鞋完美合一)


下载链接: http://pan.baidu.com/s/14NeSA 密码:3skq

有时候看看,那么多心疼洛基的妹子,就和当年(包括现在)心疼顾惜朝是一样的。觉得他的狠有原因,他的背叛无可厚非,他的难得的温柔与悲伤都是痴情痴心男人的表现。(虽然我也是粉反派的但我最终没走向锤基这条路- -)


看见辣么多瑟巴瑟的cp文,想想其实当年年纪还小多少人只是当初没萌父子而已,巴德那张脸我直到看三个火枪手才分辨出来原来真!的!和开花是两个人。敢说内心微微萌着父子cp然后欣然接受瑟巴瑟的没有吗。


看见复联2宣传海报两个主角篇幅巨大说是夫妻档……一堆人人头一样大小不嫌海报挤的慌吗。我觉得只是他们的cp隐藏在旁边小人头让你找而已(被揍)